音乐下半场:巨头对峙,行业缝隙中机会丛生?

来源:酷狗音乐在线-

  商业世界里,每个领域所收获的注意力总是和其买卖大小、市场前景挂钩成正比。这也许就是在线音乐行业,无法像电商、O2O、视频这些在过去几年始终保持热度的领域一样引人注目的原因--互联网在某种程度上作为“盗版工具”的数年中扫荡传统音乐产业后,新秩序构建和市场收益增长都缓慢(尤其是和其他领域比较后)的令人失望;而反应到广大普通用户层面,最直观的感受就是“为什么这几年听来听去还是十多年前的老歌?”

  如果我们把过去十年比作上半场,在线音乐行业多少还处在蛮荒阶段,需要偶尔点缀其间的情怀作为照亮刀耕火种过程的火把。那在进入2016年的年中之后,一连串在业内看来颇为刺激的变动,可能预示着这个行业将要开启一个速度、节奏都更快的下半场。

  在这个下半场中,情怀会基本退场,被资本驱使并全面武装的大玩家们已经各就各位,作为一门生意的音乐,也会露出它并不“性感”的本来面目。

  但这,可能是这个产业成熟所必须要经历的。

  7月15日,腾讯旗下的QQ音乐与酷狗、酷我所在的中国音乐集团CMC正式合并,腾讯公司副总裁彭迦信出任新音乐集团的CEO,中国音乐集团联席CEO谢振宇、谢国民任职新音乐集团联席总裁。

  8月,网易云音乐在总监王磊正式宣布跳槽加盟太合音乐后不久,宣布了自身融资10亿元的计划。

  去年吞并了百度音乐的太合音乐,则在迎来王磊后于9月开启融资。

  9月19日,高晓松升任阿里娱乐战略委员会主席,宋柯任阿里音乐董事长,杨伟东兼任阿里音乐CEO。

  有意思的是,这四家被认为国内在线音乐主要玩家的背后,或实或虚,正好站着眼下中国互联网上市公司中净利润最丰厚的四家企业--BAT+网易。

  AT对峙前线

  QQ音乐被划出腾讯、和双酷合并的事实并未改变音乐领域是AT两家对峙前线的局面。

  无论从数据还是各产品层的直观感受,百度都已经掉出了“三座大山”的队列。

  剩下的AT两大巨头,则在多年来几次隔空交火后,逐步形成了直属业务互不侵犯核心领域利益的默契,只是一边注视对手的举动,一边通过投资布局拉拢小弟的方式来间接削弱对方。

  一切都像是当年美苏冷战剧本在国内互联网版图上的重演。

  而音乐领域,就像是当年的柏林,成为双方直接对峙的前线--去年的11月,QQ音乐还在和阿里音乐因为版权转授权谈判的破裂而在公关层面“擦枪走火”。

  只不过到了2016年,AT两家在各自的音乐战线上,同时从“攘外”转向了“安内”。

  就音乐行业的大环境而言,说到商业回报,其实QQ音乐在国内的在线音乐玩家中已经可以算是“矮子里拔将军”。目前能找到的相关数据,QQ音乐总经理吴伟林和腾讯副总裁彭迦信分别在公开场合披露过绿钻会员和数字专辑的年收入,均已经破亿,这两项基本也算QQ音乐目前最乐于对外讲述的商业模式。

  至于营收总盘,QQ音乐此前一直对外界的说法是“已实现盈利,这个无需置疑,但具体不方便透露”。

  “不方便透露的原因”,很可能是相比于腾讯的其他业务其利润并不高。据北京商报此前的报道,去年QQ音乐光是版权支出就是以亿来计算。要覆盖如此大一笔开销,压力之大可想而知。

  根据坐拥手游、广告等巨量收入来源的腾讯以往习惯,“薄利”业务是很难在财报中有具体数字体现的。这也是为什么外界始终无法通过财报来验证腾讯数字音乐业务收入的原因。

  (普华永道数据表明,在持续数年的攀升后美国音乐流媒体收入终于在2016年首次超越实体唱片,大洋彼岸的国内在线音乐行业也希望能在自己身上出现这样的势头)

  7月,QQ音乐被划出腾讯,与酷狗酷我正式合并。通过这笔资产注入,腾讯对中国音乐集团CMC的持股比例由原先的16%升至60%。而合并的目标很明确,就是冲击上市。

  对于双酷的海洋音乐集团而言,腾讯援兵的到来就像是一剂强心剂。

  尽管一直声称不差钱,但酷狗酷我某种程度上被业内视为中国在线音乐产业的缩影--手握以草根用户为主的庞大用户群,却难以找到稳固可持续的收入方式。在版权战火烧起来的近几年时间中,其资源有日渐捉襟见肘之感。

  即使裹进直播等较新的业务模式,单靠双酷的商业变现能力也无法在增长等方面满足投资者的预期。加上此前曾经试图对标的美国音乐流媒体Pandora估值近期下跌,而中概股恰好又处在华尔街重新评估价值的周期低谷中,重重难题,都让立志尽快IPO的海洋音乐头疼不已。

  在这样的背景下,合并成了对双方来说最好的选择

  双酷绑上QQ音乐,能在未来IPO的时候加重自己说故事的分量--尽管各家数据机构的数字均有出入,但这次行业里至少达成了一个共识,该合并结束了中国在线音乐市场多年的市场排名之争,“Q音+双酷”已经成为了7-2-1格局中那个“7”。

  而合并的做法,也被业内认为符合近年来腾讯的打法:一方面腾讯的布局会看重对方的能量,“收小放大”--对方要是体量尚小就收进来整合,要是体量够大,会愿意(当然前提是有利可图)拆分出去给对方;另一方面,在明确了手游作为核心引擎后,腾讯对于需要较长时间才能正在商业上有理想回报的业务也会更倾向于放手。

  多年来一直被商业模式所困扰的音乐领域产品正好契合这两点思路。